返回

第五百零八章 杏花如梦(附完本感言)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m.aidusk.com
    第五百零八章 杏花如梦(附完本感言) (第1/3页)

    辽东战事惨烈,将士浴血,辽民涂炭,京中却是谣言纷纷,同仇敌忾热情高涨的大明朝百姓没能等到他们期待的直捣敌巢的大捷,惊惧、失落、愤懑的心情可想而知。不但普通百姓怨声载道,官员们也是互相攻讦指责,来充事后诸葛亮,但对大明两京十三省数十万生员而言,辽东战事如东风射马耳,他们最关心的是自己的前程,因为万历四十六年也是金风桂子之年,三年一度的乡试又来了。

    四月间辽东战火尚炽时,两京礼部就会同翰林院、詹事府开始草拟两京十三省乡试主考官人选,五月初,十五位主考官人选确定,出乎很多人意料的是:詹事府右春坊右赞善张原任广东省乡试总裁。

    按照惯例,只有科考大省浙江、江西、福建才会选派翰林院修撰、编修去当总裁主考官,比如三年前乙卯科浙江乡试的主考官就是探花出身的翰林院编修钱谦益,而一些偏远省份的乡试基本不会派翰林去主持,至于象张原这样的年富力强的詹事府清贵词林官若是出任考官的话,一般都在顺天府或应天府,而现在,张原却被派去遥远的岭南,这明显有贬谪之意啊——

    不但翰社的友人为张原抱不平,京中士庶也对此议论纷纷,说方阁老嫉贤妒能要把张原赶出京城、说张原反对方阁老制定的四路进军计划,张原说分兵合进有极大危险,事实证明张原料事如神,方阁老大失颜面,又因为张原打了方阁老的儿子,所以方阁老决心报复,把张原派到那么远的地方去当考官——

    方从哲对这些流言也有耳闻。着实气恼,他倒是很想把张原贬谪出京,可这次去广东主持乡试明明是张原自己要求的,他自然就授意礼部顺水推舟了,也许张原是驿马星动喜欢行路,去年出使朝鲜,今年又要南下广东,可京中谣言却说成是他方从哲嫉贤妒能、有意排挤张原,这真是岂有此理。岂有此理!

    ……

    八月初九是乡试开考的日期,而北京城距离广州府水陆七千余里,张原接到任命是五月初八,拜访辞行、饮宴应酬、收拾行装,转眼就是五月十七。虽说有大运河直达杭州,可要在八十天时间行七千里路那也是很紧迫的,再不启程就要赶不上广东秋闱之期了,不能再耽搁——

    五月十八日辰时,朝阳门码头边两条白篷大船等候启航,都是张原的船,他要携妻揳子举家南归。真好似被贬出京三年两年回不来的样子——

    商澹然离开绍兴来京已经快有两年了,很想念山阴的公媪和会稽的兄嫂,这次就与张原一道回江南,而且她又有了身孕。正好回山阴分娩;

    穆真真带着小鸣谦当然也要回去,张瑞阳老夫妇还没见过这个小乖孙呢;

    王微则留在京中打理书局和商铺,武陵和云锦夫妇也留在京中协助王微,武陵唉声叹气。他是极想跟着少爷少奶奶回山阴的——

    张岱及翰社诸友来为张原饯行,先一日就在岸边大松树下搭了个竹篷。这时诸友人在竹篷里饮酒赋诗诉离情,倪元璐突然冷笑道:“阮集之又病了吗?”

    自去年从朝鲜出使回来,阮大铖就很少参加翰社的雅集,往往是托病不来。

    文震孟是嫉恶如仇的,说道:“他体健如牛,哪有什么病症,他既与姚宗文、周永春辈酬唱往来,要攀附权贵,我翰社干脆就将他除名。”

    张原道:“由他,由他。”

    说话间,钱龙锡、孙承宗、祁承爜、杨涟数人也来为张原送行,张原昨日都一一去辞行了的,今日又非休沐日,看来钱龙锡几人是告假来相送。

    钱龙锡道:“昨日东宫传旨,命本府代太子殿下为张赞善送行。”说着,让仆人把东宫的礼品抬到张原的座船上去。

    张原赶紧向西谢恩。

    翰社诸人皆喜,东宫对张原甚是器重啊,钱龙锡乃是詹事府的堂官,非比等闲人等。

    这时,武陵突然快步走到张原身边,低声道:“少爷,小高公公说钟公公在东岳庙要见少爷,为少爷送行。”

    张原疏眉一扬,点了点头,说道:“请小高公公稍待。”心想:“皇长孙可能也来了。”

    钱龙锡与张原略叙几句,便回詹事府去向皇太子朱常洛复命,孙承宗、祁承爜、杨涟、洪承畴也回各自衙门,只有翰林院的文震孟、张岱这几人要看着张原扬帆远去。

    大兄和朋友们太热情,张原只好如实道:“东宫钟太监在东岳庙要与我说几句话——”

    张岱笑道:“你去,你去,我们在这里等你。”

    高起潜在东岳庙大殿前赵孟頫碑刻下等张原,见张原和一个面生的老者走了过来,便赶紧迎上,先打量了那老者几眼,听张原说这是王宗岳王师傅,高起潜叫了一声“王师傅”,就压低声音对张原道:“张先生,哥儿也来了,在后殿帝妃行宫等着张先生呢。”

    因为去年那次皇长孙在东岳庙遇险,所以这次明显加强了警戒,厂卫和巡捕房的人遍布东岳庙内外,这想必是钟太监安排的,钟太监现在权势见涨。

    走到后殿,廊边闪出一个大汉向张原叉手唱喏,却是客光先,右脸颊上有一道醒目的伤痕,张原遣开其他人与客光先一番问答之后,才知客光先参加了萨尔浒之战,受了轻伤,穆敬岩受伤更重,中了两箭,所幸并非致命要害——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最新网址:m.aidusk.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