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十五章 兵退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m.aidusk.com
    十五章 兵退 (第1/3页)

    第二天,她尚未起身,就听到房门被敲得呯呯响,郭襄清脆的声音在门外响起:“大姐,大姐!”

    郭芙的『性』格自上次萧月生别后变得淡漠冷清,再加上绝美的容貌,颇有些当年小龙女的风范,平常人在她面前大都是小心翼翼,唯有郭襄在她面前肆无忌惮,喜欢逗她说话,喜欢惹她生气。

    她掀开绸被,迅速穿起月白『色』的棉袄,美妙动人的身体一闪乍现,即被裹起,房内的温度很低,墙角的炭火已经熄灭,定是翠玉这个小丫头又睡过头,忘了添火。

    “来了!又怎么啦?!二小姐?!”她下床,去开门。

    门刚被她拉开门栓,郭襄就急急忙忙的推开,跑了进来。

    “你一个女孩子家,这般举止,成何体统,被爹爹看到,定是要训斥你一番!”郭芙无奈的关上门,转身对坐在床上的郭襄道。

    “嘻嘻!”郭襄脱下靴子,钻到了被窝里,“真暖和呀――”她幸福的感叹,“大姐的被窝就是好。”

    郭芙也上了床,『摸』『摸』身旁郭襄通红的小脸,有些宠爱的数落:“看你,脸都冻得通红,起这么早干嘛?!”

    “我今早起来找小玉姐姐玩儿,忽然听到一个好消息,大姐,你猜猜,是什么好消息?爹爹与娘为这个消息都高兴得不得了呢。”

    “我不猜,小襄儿,你又要惹我生气!”郭芙皱了皱眉头,自己的妹子总是喜欢捉弄自己,有什么事,总是要拿三捏四,绝不会痛痛快快相告,而她的『性』子自来就急,自然是生一番气,正中郭襄之怀,次数多了,她也就有了应对之法,装做不关心,不想听,郭襄反而着急,这般一来二去的斗法,她的耐『性』也大有长进,不复原来『毛』『毛』燥燥的『性』子了。

    郭襄嘻嘻笑,看自己大姐的脸『色』不好,心下得意一番,便开口相告,对于火候的拿捏,她还是很在行的。

    原来,今天早晨天刚放亮,城上的巡防人员便发觉,一夜之间,襄阳城外的蒙古大军竟然消失无踪,让他们目瞪口呆,心下惴惴,怀疑是不是蒙古鞑子又要耍什么诡计。

    郭靖听到这个消息,哈哈大笑,心下大喜。

    他曾是蒙古金刀驸马,任过征西大元帅,对蒙古人的战法最是熟悉,况且又坚守襄阳城这么多年,与蒙古大兵多次对峙而不落下风,绝非侥幸,他这些日子已经在算计蒙古何时退兵。

    蒙古出兵时所带辎重不多,粮草多以劫掠为主,襄阳城四周被郭靖用坚壁清野之策变得荒无人烟,又何处寻得粮草?冬季对大草原上的人来说,最是难过,自己尚且难以温饱,又哪来粮草供应大军,故郭靖心中笃定,蒙古定会撤兵,只是时间早晚而已。

    这一场雪下得恰是时机,攻城已变得不可能,他们唯有退兵,听到蒙古撤兵的消息,他自然大喜过望,不过仍是吩咐下去,严加巡逻,城门紧闭,以防有诈。

    他多年呕心沥血防守襄阳城,明知事不可为而为之,不知何时襄阳会失守,只是尽力而为,知晓又避过一劫,虽然『性』子稳重,也不免做轻狂之态,当即吩咐下去,要大摆酒席,宴请府内的门 客,郭襄听到这个消息,忙跑过来告诉大姐,要一块儿高兴一番。

    郭芙心中也是兴奋异常,感情的痛苦使她变得成熟,更加敏感,不复原来粗莽的『性』格,虽然郭靖平时镇定从容,有泰山崩于前而『色』不改之风,她却常常看到爹爹在无人时长吁短叹,满面愁思,每次蒙古围城,他的头发就白几分,看得她心酸不已,只恨自己不是男儿身,无法为爹爹分忧。如今听闻蒙古退兵,恨不能尖叫几声以宣泄心中喜悦之情。

    “蒙古为何退兵呢?”她问郭襄。

    “下雪了,没办法攻城,他们只能退兵了呗!”郭襄将手放在被窝里,不屑一顾的说。

    郭芙摇了摇头,想起昨晚与萧月生在一起时的情景,萧大哥去了蒙古大营,时间很短,他回来时,虽带着微笑,自己却感觉到他的笑容中透出令人心寒的冷冽,现在想来,想必是他杀了不少的蒙古军官吧。

    近几年,蒙古人对中原武林中人戒备异常,招揽不少武林高手坐镇,想去刺杀,难比登天,今早见到死去的军官,其震憾可想而知,面对无法抗拒的威胁,即使他们再勇猛,也会心怯。

    “走,去看看去。”郭芙听到这个消息,再也坐不住,掀开翠绿绸被,去穿鹿皮靴子。

    郭襄在旁嘻嘻笑了几声,坐在那里不动弹,看着大姐匆忙的收拾衣妆。

    “襄儿,你不去么?”

    “嗯,刚从客厅过来,怪冷的,我要躺一会儿暖和暖和。”

    郭芙也没强迫她,喊了声翠玉,让她添些火,收拾停当,便走出闺房。

    待她进入大厅,大厅内已是人头涌涌,约有三四十人,人们皆是面带笑容,高谈阔论,气氛热烈。郭靖夫『妇』站在最里头,与几人正在说话。

    “爹爹,恭喜爹爹!”郭芙上前,对郭靖说道。

    “芙儿,哈哈,你也听说了吧,上苍庇佑,又过一劫。”郭靖面带笑容,大改往常严肃的模样。

    郭芙嫣然一笑,对周围人见了一礼,秋水般的双眸扫了一眼大厅,如玉的面庞『露』出几丝失望。

    黄蓉心思玲珑,对女儿的心事也是了然于胸,注意到自己女儿的表情,心下暗笑,已知大概。

    “蓉儿,你萧大哥不喜人多,我刚才派人去请,他不想过来,你去看看他吧。”黄蓉带着莫名的笑意,对郭芙说道。

    郭芙见到她的笑意,为知为何,心下羞涩难当,两朵红云爬上雪白的面颊,垂首低声道:“不了,女儿想在这里陪你们。”

    黄蓉笑了,她姿容绝世,虽已届中年,仍秀『色』不减,这一笑,风情万种,『迷』人之极。

    “娘――!”郭芙娇嗔。

    黄蓉心下喜悦,自己的女儿多少年没有这般小儿女之态了,这么多年,看着她郁郁寡欢,孤苦清冷,自己的心都快碎了,情之一字,害人不浅。如今能再见到女儿的笑颜,比蒙古退兵更要令她高兴。

    在女儿这件事上,黄蓉曾失算了一次。她一直以为,女儿是喜欢杨过,才受相思之苦,后来见她频频问起萧大侠的下落,才发觉女儿恋上的竟是萧月生,意外之余,感觉也是情理中事。只因他们夫『妇』二人对萧月生敬若天人,不自觉的以平辈相待,从没想过女儿能喜欢上他。

    后来想想,再是正常不过。萧大侠虽相貌平凡,但气度森严,卓然不群,年纪虽轻,却稳重干练,实乃不世出的人物,这般奇人,女儿心生爱慕之意,也是情理之中。惜乎萧大侠已有妻室,让自己的女儿为妾,是万万不成,恨只恨天意弄人,人间事不如意十之八九,亦是无可奈何之事。现在见到女儿又『露』笑脸,她心中有些动摇,是让女儿为人妾室,还是让她孤苦一生?

    “娘?”郭芙见她精神有些恍惚,忙推了推她。

    “噢,我正想些事情,你快去吧,代你爹爹和我去陪陪他,别冷落了人家。”她正『色』道。心知这样的表情,才能压下女儿的羞涩之意。

    郭芙的心早就蠢蠢欲动,心中极度渴望,也顾不得羞涩,点了点头,向众人告辞,低着头疾步走了出去。

    黄蓉看着女儿匆匆的背影,内心愉悦异常,这个大女儿就是自己的心头肉,能见到她这般高兴,是再好不过了。

    郭芙到了萧月生的精舍,被告知,他去了后花园。

    后花园内,白雪皑皑,雪花银树,素洁异常。这里也是郭靖夫『妇』练武之处。府内前庭有专门的练武场,供府内之人用度,但郭靖夫『妇』喜欢在花园里练武,便在这个后花园僻了一处略微宽敞之地,周围皆是花树,确实是个好所在。

    此时有三人在这里,萧月生负手而立,轻皱眉头,看着场内兔起鹘落、姿态娴雅的小玉小月两女。

    两女面带微笑,神『色』轻松,一招一式,莫不曼妙动人,娴雅裕如,令人观之陶醉。

    两人没见到萧月生越发难看的神情,尚有些兴高采烈的意味,但到后来,陡然感觉到一股浩然宏大之气向自己压来,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最新网址:m.aidusk.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