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十六章 得偿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十六章 得偿 (第2/3页)

跑着向那边去了。

    萧月生轻笑,不管她是如何的举止端庄,也毕竟是个小丫头,难免有强烈的玩心,先前能强行克制,坚持伺候自己,更是难能可贵。

    他心里又暗自思量武功的本质。

    内力的强弱,最主要的表现方式是两点,一是力量,二是速度。

    内力强,则力量与速度水涨船高,招式的威力自然越大,精妙的招式虽可弥补其差距,但在绝对的力量差距面前,这些都没用。像黄蓉郭芙,她们的招式再精妙,在他的眼中,却慢如蜗牛,走不过一招。

    但内力相差不大的情况下,招式的精妙程度,却有决定『性』的作用,所以招式的作用绝不能轻估。

    而他在教习她们武功时,便有轻视招式的倾向,想到这里,心里凛然一惊,自己的心态有些失衡了,过于依赖力量,实在不是什么好事。

    过度依赖力量,长期以往,难免会形成极端的想法,自己的思维能力便会逐渐退化,对于常人,可能没有多大的影响,但自己一身力量太过强大,这种想法便很危险。如同把吹『毛』断发的利剑,极易伤人。

    边走边想,来到了正在剧斗的三人面前。

    郭靖逐渐放开了手脚,掌掌力重千钧,劲气四溢,『逼』得两人衣襟飘风,秀发扬起,她二人如同狂风中的树叶,飘飘『荡』『荡』,却总能迎风而上,手中青竹棒如同两条青蛇,迅捷无比,向郭靖两掌空隙处钻,『逼』得双掌变招迎击。

    萧月生在旁看得喝彩不已,三人的招式精妙异常,难得一见,令他眼界大开。

    蓦得,场中郭芙的招式陡然变得散『乱』,不复开始吞吐如蛇的狠辣,如同走路时,忽然步伐不对,『乱』了节奏,怎么也跟不上。

    郭靖压力大减,气势如虹,掌掌如五丁开山,一掌重似一掌。

    降龙十八掌乃极阳至刚之武学,掌掌皆有降龙伏虎之力,但最忌运行时内息不畅,憋闷无法发力,不伤人,便伤已,其反噬极为厉害。

    黄蓉自然知晓其弱点,所以并不与其硬拼,避其锋,捣其隙,运疱丁解牛之法,方能支撑下来。

    本来两人已经隐隐克制住郭靖的掌法,但郭芙这么一散『乱』,联手之势立刻瓦解,郭靖便如困于九地之下的蛟龙,一朝得势,飞腾于九天,霸气凌云。

    降龙十八掌挥洒开来,内息流畅,发力之际,竟隐隐发出啸声,声势夺人,黄蓉二人感觉身体周围的空气忽然变得粘稠厚重,自己每动一步,比平时费力许多,而手中的青竹棒,再也无法捷如闪电,棒上如同负有重物,凝滞晦涩,本是冲着对手弱点而去,却总是被其铁掌候个正着,两掌下来,棒上传来的巨力使她双手酸麻,竹棒即将脱手。

    “停!”黄蓉轻喝一声,跳出一步。

    郭靖父女皆停了下来。

    郭芙微微有些气喘,高耸挺拔的胸部剧烈起伏,皎白的面庞两陀红晕如娇艳的玫瑰,映得如一泓秋水的双眸越发澄澈明亮。

    萧月生忍不住多打量了她两眼,目光有些放肆,令郭芙红云满面,不敢看他,目光盯着不远处正忙着堆雪人的四人看。

    黄蓉气息也有些粗重,光洁如玉的脸颊带着淡淡的红晕,如同少女一般,在她身上,真的是岁月无痕。

    她看到正盯着自己女儿狠看的萧月生,又扫了一眼正强装着没见到他的女儿,心下恍然大悟,明白了自己的女儿为何忽然发挥失常。

    郭靖也看到萧月生失态的模样,心下大喜,与黄蓉递过的目光碰了一下,微微含笑。

    他也知道自己这个大女儿的心思,这些年的痛苦,他是看在眼中,痛在心里。

    内心来讲,三个孩子当中,他最疼的还是大女儿。

    郭芙出生时,他还正是无忧无虑的年纪,见到自己与蓉儿的孩子,心中的喜悦,像要炸破胸膛一般。

    每天他都要陪着妻子逗女儿玩一阵子。小时候的郭芙,娇小可爱,如粉团儿一般,长大些,如冰雕玉琢,可爱得紧。他与黄蓉都把她成了心头肉。

    虽然他不善于表达,但心中的疼爱并不比黄蓉对女儿的差半分。

    而后两个儿女出生后,他的心思全放在了襄阳城上,再也没有心思去照顾他们。内心的感情,自然没有对大女儿的深厚。

    他本是不善表达之人,情深情浅,也没有什么两样。但生活在一起的儿女们,还是能有所察觉,但郭芙是大女儿,受爹爹器重,郭襄与破虏也没什么疑议。

    而这个自己深爱的大女儿却深重相思之苦,令他这个父亲看着伤心不已,数次张口,却总被郭芙叉开,数次提起一些少年英豪,却总被女儿冷淡以对,他也感觉无奈,这些少年英杰,比起萧月生,确实是云泥之别,无怪女儿眼光太高。

    可是,通过他的观察,萧大侠对自己的女儿好像没有什么别的心思,其一举一动,好像对自己这个美貌惊人的女儿视若无睹,令他沮丧无比,难不成要自己『逼』着他娶自己的女儿?

    如今,看到萧月生看女儿的目光,他内心忽然生出一些希望来,自然是喜悦满怀。

    虽然萧大侠已经有了妻子,但现在的社会,三妻四妾实属平常,能解女儿的相思折磨,也顾不得那么多了,总比让她孤苦一生来得好。

    萧月生自然不知道郭靖夫『妇』的心思,看了郭芙几眼,才省起自己有些失礼,忙收回目光,向他们躬身做揖。

    他没有夸郭靖武功高强,反而赞郭夫人棒法精妙,郭大小姐的武功更令他惊艳不已。

    郭芙已经安定下了心思,理顺了心情,强压下自己的羞涩,跟他打招呼,但看到自己父母眼中的笑意,再也按不住心底的羞意,落荒而逃,去看郭襄与小玉小月她们堆雪人。

    郭靖夫『妇』看着郭芙的身影,其目光中蕴含的慈爱,令萧月生有些感动,这样的眼神,他现在再也无法享受得到了,在那个世界,自己已经离世,想必这些年,自己的父母已经被时间治愈了伤口吧,但愿如此。

    “萧大侠,……”黄蓉开口。

    “叫我观澜即可,大侠不敢当。”萧月生忙道。

    观澜是萧月生自已取的字,当时乃南宋文风鼎盛,男子弱冠即冠以字,平辈以字相称,长辈称晚辈亦如是,带有亲近之意。

    萧月生已经纠正了多次,但郭靖夫『妇』总是以萧大侠相称,实因对他做下的惊天动地之事敬佩异常。

    但今时不同往日,关系到女儿的终身大事,也顾不得别的。

    “好吧,观澜,你看我这个大女儿如何?”黄蓉光洁如玉的脸上带着几分笑意,又含着几丝急切。

    没想到她这般痛快就改口,与平常大为相异,而又提起了她的女儿,萧月生心思一动,差点忍不住就要用观心术。

    好在强忍住,观心术能不用则不用,否则形成依赖,必使智力退化,再说,什么事都洞悉无遗,活着也是无趣。

    “郭大小姐?”他看了看正在与小玉谈笑的郭芙,问道。

    “如何,小女还堪入目吧?”

    “郭大小姐貌美无双,恍如天仙,令小子目眩神『迷』,惭愧惭愧!”他脸『色』微红,为刚才的失神羞涩一下。

    “观澜谬赞了,小女也只是资『色』尚可罢了,比起萧夫人,还差得远。”

    郭靖不知自己妻子为何忽然叫萧大侠的字,实在有些不敬,正想开口说,却被机敏的黄蓉抢嘴,压下了他的话,见到黄蓉的眼『色』,正是她贯常使花招的样子,知道自己不够机灵,便听之任之了。

    “哪里,哪里,……,内子容貌尚可,但比起郭大小姐,还是差一些。”

    提起自己的妻子,他还真的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